八字合

莫里亚蒂眨了一下眼睛5

*“我”即莫兰

啊,好的,我大约找到了那一部分的记忆。大约是十一月份第二周,一个凉爽的日子,大概是第八次让莫里亚蒂完全生气(第一次他咬了我,疼了三天!),jim发了近年来几乎最大的一次火。当然伦敦第一危险人物的怒火不是离家出走(这是挺少有的恶作剧与即兴行为,总的来说这是一只什么实际上有点依靠别人的小动物偶然离开去捕个猎的行为)。在像停尸房的一个地牢里莫兰待了四天,健康无恙,。吃着豆子,一粒粒的罐头食品,摆在角落里,只有八罐,莫兰几乎是直接确认的。但阴冷的环境让他无法忍受四处走动,躺在冰一样的水泥地面,有一张棉麻的被子。他不想着什么东西,该是有忏悔,渴求,对着水泥的天花板,等待莫里亚蒂的到来,没想过要走出去,他知道这也不会行。没有手机,当然,但一定它还在某个盒子里。沉寂中迎来了皮鞋的声音,“seb”41码,深棕色,带了我的装备包,没有枪没有口香糖,第一直觉。

莫里亚蒂眨了一下眼睛4

*“我”即莫兰
我们顺着深蓝的海水游去,天上有几只海鸟经过,莫兰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他顺从地闭上了眼睛。莫兰不是粘人的大老虎,从来不是啦,除了有那么某个夜晚他们紧紧相拥。冷从心里蔓延到头脑;莫里亚蒂不紧紧地绞住莫兰,不粗暴地吻他,咬他,咆哮,而是作为两个对等心绪的男人去恐惧,去拥有那一点点的光。

顺从他,愿意看他的唇,他的耳朵,他的眼睛,他的胸膛,他的眉毛,他的脖子,他的鼻梁千千万万次。他还是那么性感。而并不完全是欲望,是眉间的舒缓,是忠诚与使命,肾上腺素、一瞬他的影子。

爱他。

咸味儿的海风灌入鼻腔,脸颊淌着透明的海水,一点点的胡髭,笑着。脚底仍踩着沙子,粗糙的又柔软的,莫里亚蒂吻莫兰的耳朵,喷着热气,脚趾悄悄地蜷了一下。



莫里亚蒂像个小婊子一样要莫兰操他,装得像个羞涩的邻家男孩,故意呻吟得很大声,巧克力颜色的眼睛被泪水湿润,皱起眉头,模糊地求饶。好像真的那么无辜。莫兰顶着他,他啃咬着莫兰的肌肉。莫里亚蒂眨着大大的眼睛,“daddy don't do this”但热切得几乎将don’t 完全扭转成gon。莫兰吻他的脖子,莫里亚蒂咬上莫兰的喉结。

莫里亚蒂眨了一下眼睛3

*“我”即莫兰
我们都不喜欢沙滩。在伦敦人们对阳光沙滩的印象估计都停留在70年代或者更早之前的广告画,一些金色卷发或棕色长发的姑娘、不同颜色的比基尼与遮阳伞、太阳眼镜、天蓝色的天空、椰子汁之类的。我更喜欢夹克和背心,他更喜欢西装或者T恤。“闲适”的都市生活,没人他娘的会在海滩边,阳光明媚的海滩边干黑暗犯罪勾当。(我?戴着耳机玩怀旧?)但是有游泳活动、沙子、鸡尾酒、排球……
而现在我们在游泳了。昨天下午莫里亚蒂只提了一句:“seb,明天我们去海边~”莫兰叼着烟半倚着皮质的单人沙发说:“What?”之后就是今天了。早上七点多。莫里亚蒂戴着墨镜穿了浅色短裤在一辆普普通通的轿车的驾驶位上,他们都不表现出困意。沿着弯弯曲曲的公路,总有一些茂盛的树木。阳光灿烂,电台播放着美国摇滚乐队的采访和现在最流行的几首歌曲,没有引起任何共鸣。莫里亚蒂说他叔叔以前就住在那个分叉路的尽头,他9岁就可以堆得一手精致沙堡(沙雕吧莫里亚蒂!),一整个庄园。海风很涩,树荫底下很凉,却又那么温暖。一间旅店门口,jim凑向我,拿着一杯琥珀色的鸡尾酒,眼睛却折射出香槟色。

没想到这个人我一直在画

居老师演吴邪的话大众对居老师的印象会改鸭
大约镇魂里面沈巍这种温润的形象太深入人心(虽然没看居老师其它戏但是觉得应该都是类似的样子)
要是重启邪搞个温润如玉我觉得我我不行
是对演员的一个挑战了 如何让人觉得这个人表面腼腆而实际是一个……吴邪(?)

莫里亚蒂眨了一下眼睛(沉静一刻) 2【其实又名:莫兰做了个梦】

  *“我”即莫兰

  通常没人能记得“眨眼间”的事。但莫兰觉得就是记得。像一根线,一部放映机,翻一页书。突然断了,突然短路,突然破碎。猛地被扯着后退。被无形的胶带捆在火车头上,火车咻咻咻……噢,咻咻咻。莫里亚蒂的皮鞋。莫里亚蒂叫Jim。(Jim其实不会把人做成鞋子)(倒是经常威胁我,他说我迷恋他的鞋)Jim的裤线,浅棕色的西装,笑着的面容。突然真实。

  Jim有一点点胡髭,却显得更可爱,浅粉的嘴唇吐出组成复杂的句子。莫兰吻了他一下。真软。“噢,seb你真甜~”Jim抬了下眼皮,吻后对莫兰露出迷人的笑容,又转回他的手机上。可是我觉得他好可爱,他超爱我的。我叫seb,显然是Sebastian,听起来像sub。好吧,也许眨眼的意思是他困了。

  我们坐在一张公园的木质长椅上,周围是一片绿绿的草,头顶是一片树荫,周围没其他。因为这是正午(真的,谁他妈会中午在这)刚刚这里死了个人,这个人是我干掉的,三小时前刚射杀了他的女伴(就是给钱那种)。他的手上还有痕迹,又干燥又温暖……警察不知道,他们彻底地勒死了他。勒死?为什么jim讲电话,我们在公园里,jim眨了一下眼,蝴蝶,我杀了谁?哎,jim,我们像不像金鱼?

  他很重要。我像气泡水的泡不想浮出水面地又安稳又怕着过日子。夕阳西下,黄色的鸡尾酒,沙滩,白色摆设。


莫里亚蒂眨了一下眼睛(沉静一刻)

  *“我”即为莫兰

  莫里亚蒂眨了一下眼睛。他的眼睛很甜美,甜美,斟酌一下这个词也再找不到更加贴切的形容了。双眼皮,纯粹的黑眼睛很亮,笑的时候眼角折出一条条纹路,像蜿蜒的小溪。“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圆,大。”莫兰这样觉得,尽量用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归类,但是谁真正看见实物的时候不会颤动?稍稍想了一点类似“弯弯的小溪,尽头可是未知。”“又圆又大满是狡诈”这种奇怪的、只为押韵而押韵但又意外地是事实的句子,强行将自己拽回目前的处境。觉得好像从来没有注意过他有在调情以外的眨眼,啊,杀人不眨眼这种意思吗?或者比较疯的人不太眨眼,可能某篇愚蠢的文章有这样写过,莫兰还笑了,不是,一般人都不会注意这个。无意又或是有意?大约所有无意都该归于有意。
  莫名其妙的处境。记得有一次他眨了一下眼,配的是一个傻傻的、带有困意的、故意装纯真的笑。然后他们滚在一起,那次莫里亚蒂穿了女装。很辣。下一秒莫里亚蒂睡着了。“是 睡 着 了”(不过我不应该用大写因为莫里亚蒂就是个傻蛋)“哈 哈 哈 哈 莫兰蠢蛋(Moran moron Moran moron 那次之后他就突然这样发现了新大陆)”“ Boss睡觉不需要什么特别照顾,就跟普通人睡觉一样,还有点磨牙。”莫兰俯下吻了莫里亚蒂的唇,抬开莫里亚蒂的手臂,起身抽了根烟,想了想又吻了莫里亚蒂的手,替他盖上被子。

(未完 持续更新)

来问一下有没有那种张日山捡了罗雀和坎肩 的日常??【doge 还有这种关系应该打什么tag
daddy kink 调教养成游戏这种
ww想象一个就特别可爱这三只

或许……张日山手机里的小宠物??